sirens

催更分享(不是我写的,这是我翻文档找到的)

坑很深。 把手伸到眼前,可以看到指甲上的一点微 光。 屏住呼息,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 于是我紧紧抱住膝盖,团坐在坑底,仰天4 5度角。 传说这个姿势,可以看到更新的光。所有 人都在传说更新的光,我想它既不属于今 天,也不属于明天,它只出现在该出现的 时间,停留在它该停留的地方,短短一瞬 ,微弱的白光,来温暖漆黑一团的坑底, 和照亮所有人的仰望。 于是她们传说在昨天,在今天,在明天…… 传说在每一个角落飘荡。 “你新来的?”有人这样问我。 “是的!” “你爬下来的样子不错!” 我觉得她是在表扬我,我总是这样,从一 个坑底爬到另一个坑底,我爬习惯了,所 以很熟练。 “一起爬出去透口气吗?” 她这样邀请我。 “不,谢谢!”我爬累了,想在这个坑底歇 会儿。 这地上随时都有坑,爬出去,你不知道前 面哪一步又会掉进下一个坑,我仰望她爬 出去的姿势,一步一步向着希望而去,一 步一步又朝着坑底而来,有麻木,有疲倦 ,有挣扎。所以有人出去了,有人又进来 了。 “你好!” “你好!” “蹲着舒服吗?” “腿有点儿麻,我等会儿改躺着!” “慢躺!” “你也要出去吗?” “是的,也许下一个坑会有新天地!” 你看,人总是不能断绝希望。 于是,我爬。我把坑底爬遍。我还是在坑 底。 爬行需要用这样一种姿势,双手着地,双 腿跪地,这实在不是一种让人愉快的姿势 ,但在爬行的时候,我的双眼却无限接近 坑底,将每一处都反反复复、看了又看, 如同一头在反刍的牛,把每一个字都嚼了 又嚼。 我已经忘了最初的味道,我在等待的是明 天的食物,我是一条仰起头颅的鱼,不断 吞食,永不停止,直到食物把我撑死的那 一天。不过我用的更多是还是‘ 蹲’这个姿势 ,这是溶浸在血液里,镌刻在骨骼里的姿 势,这是我保持仰望的姿势,这是一个45 度向天的姿势。据说天空中有一种名为鸟 的生物,它们来去自由,从不被束缚,它 们的翅膀展开,身姿轻盈。我想,它们一 定学不会‘蹲’这个动作,它们的骨骼结构没 有一处是为蹲而设计的,造物太岐视它们 了,你很难想像它们活着有什么乐趣。 也许有一天,你会遇到蹲在坑底的我,这 样的我,抬头向天,迎风流泪;也许有一天,你会遇到爬来爬去的我,这 样的我,长发被面,指甲脱落。一步一步 爬向你,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穿过你网 线我的怨念,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就是摔死在你坑里的那只读者..............

授权成功!(◍ ´꒳` ◍)